当前位置吉林商泉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 行业新闻 >

对日本经济全体的影响

发布时间:2018-08-29 来源:未知 编辑:hg0088
与特定产业的贸易摩擦相比,1985年的广场协议(汇率摩擦)导致的日元升值和1989年以后的《日美结构性问题协议》给日本带来的扩大内需压力,对日本经济全体带来更深远的影响。
 
1980年代末以后,日本遵守日美结构性问题协议中的承诺,在逐步消除日本市场的非关税壁垒、放宽外资对日投资规制的同时,连年实施了巨额公共投资,试图借此扩大内需、减低对美国市场的依存度。其意图正确,但是实施过程中,日元升值、国内制造业环境恶化、过于宽松的金融流动性、大企业的跨国企业化、东京成为三大全球都市之一等因素交错在一起,诱发了以三大都市圈为中心的日本房地产泡沫和股市泡沫。面对膨胀的泡沫,日本政府在1990年前后同时采取了连续加息、征收短期房地产交易利得税(5年以内为40%)等过强反投机措施,短时间刺破了泡沫。由此引发了以不动产为担保的金融机构贷款的大面积坏账和金融机构的连锁型倒闭,严重损害了金融机构为企业提供融资服务的造血功能。1990年代,与美国相比,日本失去了有活力的金融部门的援助,也没有建立起积极吸引全球人才的移民制度,使得在其后的以信息技术为代表的高科技产业大发展时期,日本的步伐明显落后于美国。不仅1980年代风靡世界的辉煌不再,而且平均年经济增长率也低落到1%以下。这一状况延续到安倍内阁执政开始的2012年前后,被称为“失去的20年”。
 
对于1990年代以后日本经济的长期低迷,中国国内有不少研究者认为是美国精心策划的贸易战或与之关联的金融战、汇率战的结果。但是许多日本学者认为,日本经济的长期低迷,与日美贸易摩擦并无直接因果关系,主要应归咎于日本对少子老龄化趋势对应不力。在日本力图扩大内需的过程中,如果能正确预见1990年代以后日本劳动力数量不足、质量下降、总人口减少(发达国家中唯一)、市场萎缩的话,应该把巨额公共投资的一部分优先用于改善女性生育环境、改善儿童教育环境、改善能大规模接受优秀外国留学生、专业人才的大学科研教育设施,而不是把巨额资金盲目地撒向人口低密度地区的机场、铁道、高速道路、公园等土木工程。倘若这些对策能够付诸实现,即使当时资产市场的泡沫破裂后,在一个较光明的未来期待支撑下,容易出现资产市场的价格反弹和经济增长的回复,20多年的经济低迷现象恐怕很难发生。
相关文章

Copyright @ 2010-2011 吉林商泉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All Right Reserved